心灵诚实敬拜 - 网络崇拜的神学与实践

华文神学系 教务主任

近来新冠状病毒肆虐全球,为了制止疫情在社区蔓延,避免群众集会,保持安全距离是主要的应对决策之一。教会响应这措施,暂停了实体聚会,改为网络聚会。从往常的台前服事,转换成镜头前;台下的参与,变成荧幕前。

教会将所有聚会迁移至网络上进行之际,不仅需要掌握相关技术,尚需有心灵上的调适。网络崇拜所需要的硬体设备与科技技术,相对而言较为容易处理,教会可以在会友之中或者教会外找到专才协助。参与网络崇拜的弟兄姐妹,若不熟悉电脑运作,也可以透过学习简化的软体操作方式,经过数次的练习之后便可以上手。然而处理好相关的科技问题,是否等同于预备好参与网络崇拜?我们如何做好心灵上的调适,持续实践“按着心灵诚实来敬拜”的原则呢?

本文旨在协助读者在线上崇拜时,持续忠心地实践“按着心灵诚实来敬拜”的原则。以下以神学与实践两个面向探讨网络崇拜的实意。在神学面向,透过解析敬拜与圣餐的意涵,探讨如何活出“按着心灵诚实来敬拜”的原则;在实践面向,本文提出建议,协助读者更好地预备自己参与网络崇拜。

网络崇拜的神学思考

敬拜的实意

首先,教会并非停止聚会。教会乃是暂停实体聚会而改为网络聚会。这是我们需要认定的基本理念。反而,若暂停了实体聚会,而没有其它的聚会形式来取代,是违反了希伯来书10:25的命令。或者教会提供了网络聚会,但如果有弟兄姐妹没有上网参与,也违反了这经文的命令。(除了各种无法上网之因素外)

第二,没有了实体聚会,我们依然需要将主日分别为圣。不论聚会形式如何,主日仍旧是主的日子。所以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。聚会形式不决定主日,主日也不受聚会形式影响。

第三,网络崇拜可以考验我们是否“靠着圣灵按着真理”敬拜。耶稣带出敬拜的实意,主要是回应撒马利亚妇人所提出在哪里敬拜的争论(约4:20-24)。因此,我们如何面对聚会地点和形式的改变,显示出我们是否受地点捆绑。我们会不会过于习惯到教堂敬拜?会不会过度依赖自己习惯坐的那张椅子或那个位子、那个角度?在正常的情况下,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,并且到教堂也是需要的。但这次疫情改变了我们的敬拜方式,正好成为检视自己敬拜心态的好机会。我们不习惯新方式,到底是过度依赖旧方式,还是新方式真的有问题?

再者,如今在家面对荧幕敬拜,我们是衣冠楚楚,还是穿着睡衣?这考验我们过去到教堂的穿着打扮到底是为了人还是神?我们穿着整齐出门,当然少不了是为了人,因为如果披头散发、穿睡衣来教堂,会引人侧目。但这仅是为了人吗?如今在家里,只有你和神(暂时不考虑家人),你认为神配得你如何装扮?毕竟这不是平时的灵修祷告,而是主日敬拜。

最后,网络敬拜并非虚拟敬拜。随着电脑网络科技的进步,很早以前就有人提出虚拟敬拜。所谓虚拟敬拜,有如虚拟游戏,应有尽有,包括教堂、会友、诗班、牧师等,全都是虚拟人物,在进行一场崇拜,你可以设定自己为其中的一位虚拟人物,参与其中,或者以真实本人,在荧幕前参与。然而,网络崇拜,是以网络为媒介,一个真实的集体敬拜,参与者都是真实的人,无论是预备、带领和敬拜等。然而,若不小心,网络崇拜容易变成虚拟敬拜,一切由电脑设计和播放。所以要谨慎,网络敬拜是人借用网络科技进行敬拜,不要演变成人参与科技的虚拟敬拜。

总结上述可知,网络崇拜并非停止聚会,而是暂时以不同方式敬拜,所以我们仍然要将主日分别为圣。这新的敬拜方式,是很好的机会检视自己是否以心灵诚实敬拜,当我们习以为常的种种不复存在时,我们能否仍旧预备好自己的心,专注的敬拜?

圣餐的实意

网络崇拜中敬拜、讲道、奉献、报告等环节都容易进行,但圣餐就较为棘手。本文无法全面探讨圣餐的神学,但基于当前处境的需要,提出三方面思考:圣餐的本质、必然性和次数,借此鉴定网络圣餐和暂停圣餐的合宜性。

第一,圣餐的本质,我们要思考两方面:饼与杯的本质和一体性。首先,不同传统对饼和杯的本质有不同理解,但是不论是变质论、同质论、临在论或象征论,都需要由教牧人员祝祷后方能施予。所以问题是,如果排除会友如何取得饼和杯,教牧用“远处遥控”式祝祷,是否被视为有效?事实上,教牧人员拿着饼和杯,与凭着信心为不同地方的饼和杯祝祷一样见效,那么即使是透过网络实施圣餐,应被视为可行。

较具有争议性的是一体性的实践,亦即透过一个身体和一个饼(林前10:17),进而带出合一。教会崇拜中,往往是透过集合一起,从一饼擘开递给与会者来象征此一体性。多数探讨这课题的文章基于此考量而认为网络圣餐不符合圣经;然而,圣经提到一体(合一)的时候,同时指向实体和属灵含义。地方教会的一体性,确实可以从他们的一起性呈现出来,但普世教会的一体性则侧重属灵意涵,两者孰轻孰重?地方教会即使有实体上的一起性,但若缺乏属灵的一体性,就重蹈哥林多教会的覆辙,面对保罗的严厉责备。此外,若具有属灵上的一体性,而暂时无法有实体上的实践,并不影响教会的合一,犹如普世教会虽难以聚集同一处,但是在主里合一一般。 

第二,圣餐的必然性。圣经没有告诉我们,在崇拜的时候必然涵盖哪些项目;目前教会崇拜的一般程序,是历代圣贤流传下来的优良传统,各个教会在各自的传统规范内,也仍有空间决定涵盖哪些项目。基于过去流传下来的传统,我们可以知道,圣餐在教会信仰生活中是必须的,因为圣餐是耶稣所设立的圣礼,然而,并非每次聚会都必定实施圣餐。

第三,圣餐的次数。众教会施圣餐的次数不尽相同。多数教会每月举行一次,有些教会则选择每周、每季、半年或一年一次,这些不同并不意味着每周施圣餐的就比每月、每季或更久的教会更属灵,圣经也无提出次数是个问题。各教会需要衡量,为了纪念主,多频密实施圣餐乃属合乎中道。基于上述因素,在特殊处境下,少一两次圣餐是可以接受的。

从以上三层面思考圣餐,我们可以下结论,网络圣餐是可行的,因为圣职人员在远处祝祷,并不影响圣餐的神圣圣礼的执行,也不违反教会属灵上的一体性。同时,基于圣餐的必然性和次数的思考,暂时没有施圣餐并不违反神的心意。重要的是,我们当如何预备好自己,用不同的方式守圣餐纪念耶稣基督。

网络崇拜的实践考量

网络崇拜是可行的,然而我们准备好以这新的方式敬拜了吗?以下提出几项建议,希望可以帮助弟兄姐妹预备好自己,经历并落实心灵诚实的敬拜,深信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  1. 如往常,按时预备好“出门”。准时出门,往往是很多弟兄姐妹的挑战。如今改为网络崇拜,若不认真面对,更容易拖延。所以必须如往常的作息,预备好“出门”,这样不但不会迟到,反而有充分时间,让自己有妥善的穿着打扮、预备好心敬拜神。

  2. 善加利用所省下的交通时间。当然,网络崇拜不需要真的出门,我们如往常的时间预备,所以如今可以有一段额外的时间。我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匆忙,我们可以有充足的时间预备好自己。此时需要预备的不但是心灵上的安静,也是上网的装置和设定。千万不要在崇拜前继续做其它的事,时间到了才匆忙连线!

  3. 找一个舒适而可以坐上一小时半的座位。这非常关键,因为有些地方坐久了会令你昏沉欲睡,有些则会令你腿部不适。最理想的地点或许是书房中的书桌或客厅中的餐桌,这会让你有适合放置装置的桌子以及舒服的座位,也比较有正式感。

  4. 以心灵诚实操练敬拜。小心不要受到干扰!有些弟兄姐妹在参与实体敬拜时容易受到手机的干扰,如今在家里网络敬拜,有更多的干扰使我们容易分心。此时是面对考验的时候,我们需要不断提醒自己,我们是在敬拜永活的主,祂配得我们在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专注于祂,单单归给祂。正如在实体聚会,我们不看手机,不去倒水喝,不上洗手间(除非不得已),不走来走去,不在另一个荧幕上做其他事情。

至于网络圣餐,也需要格外谨慎。在网络上举行圣餐的程序可以跟往常一样。教会比较常询问的是如何分饼和杯?以及是否能够让弟兄姐妹自己预备饼和杯?逐一回复如下:

  1. 若许可,尽量进行网络圣餐。教会在需要时可以选择使用二合一包装的圣餐饼和杯,牧者同工们可以讨论并决定如何将饼和杯送达至弟兄姐妹手中。如安排外送,或鼓励拥有自己的交通工具的弟兄姐妹,自行到教会索取,注意在整个过程中要做足安全措施,包括消毒、开车、安全距离、放在门口等;也可以考虑先预计接下来会有几次圣餐,之后一次过拿足数量。

  2. 若环境不容许,就暂停圣餐。有些弟兄姐妹或许会认为外送或者到教会索取仍有风险,那么就暂停施饼和杯的圣餐,改用其它方式纪念主。

  3. 在非不得已的情况下,才允许会友在家里预备饼干和葡萄汁,但尽量避免此实施。圣餐既是圣礼,从预备、施于到领受,整个过程都是神圣、不可掉以轻心的;有些会友中并不明白此中真谛,或因初信而无法妥善处理,因此除非不得已,否则宁愿暂停圣餐。

总而言之,在此非常时期里,让我们经历属灵合一的真实和宝贵,让我们认真参与网络崇拜,重新认识和经历神,知道祂不只是在教会的聚会里,也在我们的家里;不只是在实体的聚集里,也在网络的空间里,因为祂是充满万有的神(弗1:23)!

重塑生命的牧养

进入后疫情时期的新常态,教会如何牧养多数居家办公学习的信徒?信徒如何牧养自己和家人?这是教会牧养人人,人人牧养的全新时机。

网路牧养多知一点

阻断措施虽然放宽,但回去教会实体聚会好像还要一段日子。原本只是为应付暂时的视频牧养,现在看来似乎需要更认真去设计以达对不同群体有更有果效的牧养,为日后实体聚会接轨。以下是按不同年龄层一般上对视频使用的适应作出网路牧养建议...

每一刻神圣

For many, the Circuit Breaker is an inconvenience and a waste of time. ...

心灵诚实敬拜 - 网络崇拜的神学与实践

近来新冠状病毒肆虐全球,为了制止疫情在社区蔓延,避免群众集会,保持安全距离是主要的应对决策之一。教会响应这措施,暂停了实体聚会,改为网络聚会...

凝视死亡

过去数个月全世界都凝视着死亡,人们日复一日,目睹各国感染冠状病毒的死亡人数节节攀升,不论我们与这些死亡案例的物理距离是否遥远,透过网络链接,我们仿佛日日参与着数以千计的丧礼...

爱covid-19的时间

In the Christian responses to the COVID-19 situation, there have been a couple of...